首页 最新小说

姜抒陆衍小说(姜抒陆衍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姜抒陆衍)姜抒陆衍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(姜抒陆衍小说)

姜抒 发表时间:2024-04-01 17:51:04

忽然姜抒在阳台上看到一个背对着她坐着的人影……不过身影被飘拂的白色窗帘遮住了,所以姜抒进来时,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。她盯着那个背影,他似乎在发呆,眼睛望着不远处一望无际的绿树,房顶,很安静,很安静,姜抒都有种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静止的空间。姜抒缓慢的走过去,走到阳台的门口,她又停住,对着那个不动的身影,再一次小声喊了句:“哥哥。”忽然姜抒在阳台上看到一个背对着她坐着的人影……不过身影被飘拂的白色窗帘遮住了,所以姜抒进来时,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。她盯着那个背影,他似乎在发呆,眼睛望着不远处一望无际的绿树,房顶,很安静,很安静,姜抒都...

姜抒陆衍小说(姜抒陆衍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姜抒陆衍)姜抒陆衍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(姜抒陆衍小说)》精选阅读

忽然姜抒在阳台上看到一个背对着她坐着的人影……不过身影被飘拂的白色窗帘遮住了,所以姜抒进来时,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。


她盯着那个背影,他似乎在发呆,眼睛望着不远处一望无际的绿树,房顶,很安静,很安静,姜抒都有种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静止的空间。


姜抒缓慢的走过去,走到阳台的门口,她又停住,对着那个不动的身影,再一次小声喊了句:“哥哥。”


依旧是没有动静的,姜抒直接从阳台门跨过,走到那个身影旁边,将一份礼物伸手递给他:“哥哥,这是我给你的礼物。”


依旧看不到正脸,只看到个后脑勺。


姜抒就不信邪,干脆伸着脑袋去看他脸……这一看,倒是把姜抒自己吓一跳,她之前隔的远,只看到个背影,可姜抒没想到,这个哥哥长的竟然有点过分的好看!


他闭着双眸安静的坐在那,姜抒看到他一排乌黑浓密的睫毛,在眼睑下落下阴影。


皮肤没有任何的瑕疵,安静,苍白,干净,眼角竟然还有颗极细的泪痣。


他依旧是没有动静的,只有风撩动窗帘的声响。


姜抒感觉时间似乎又在静止中,她都有些觉得自己要窒息了,伸着脑袋又喊了句:“哥哥?”


大约是她的靠近,让他终于有些反应了,他那蝶翼一样的睫掀开,看向一旁的姜抒。


姜抒的脸就在他上方,像猪八戒看唐僧似的,喊着:“哥哥!”然后朝他露出标准八颗牙齿的笑,将礼物往他眼前再次一放:“礼物。”


他怔怔的看了她许久,像是陷入了梦境。


那张向日葵明媚活泼的脸,又开始出声了,带着疑惑:“哥哥?”


陆衍骤醒,他冷漠侧过脸,没有听到她声音,也没有看到她这个人,低着头翻着膝上的书,仿佛旁边无人。


姜抒有点尴尬了,这自闭儿,什么个情况?


姜抒虽然尴尬,可她是个厚脸皮,在对方当她没这个人后,她蹲下身,在他身边,仰着头问:“哥哥,你在看什么书?”


她瞟了那本书一眼,想找点共同点聊聊,外国原文书,一个字也看不懂,靠。


套不了近乎,她只能像条小哈巴狗似的仰着头,对他笑:“哥哥,我姓温,叫姜抒。”


见他还是没有反应,她也不逼迫他太紧,一个自闭儿嘛,你能让他有什么反应。


她将礼物放在他身边,站了起来,悄悄扫了他一眼,便从他房间转身离开。


离开时,顺手在那盘子食物里,捞了一块排骨丢嘴里,舔着指头。


陆衍侧脸看去,正好看见她溜走的身影。


晚上,陆承丙和姜禾阳来了一趟姜抒的房间,陆承丙对姜抒这继女还挺看重的,嘘寒问暖的询问有没有不适应的,或者需要的。


姜抒兴奋的像个孩子一般,回答着陆承丙,说一切都挺好的,她特别的喜欢。


陆承丙没给人当过继父,所以深怕有招待不周的地方。


可是这样的嘘寒问暖里,在姜禾阳和姜抒眼里却并不是好现象。


这代表着客气和疏离。


当然,这只是一个开始,急不来的。


得一步一步,慢慢的,慢慢的来。


陆承丙问了许多,觉得无不妥的,想着母女两第一次住这里,便让姜禾阳留在这陪姜抒说说话,他最先出去了。


等他走远,姜禾阳看了门的方向一眼,对姜抒说:“陆承丙对他那个自闭症儿子很看重。”原本姜禾阳想让姜抒离那个自闭症远点,如今她可不这样认为。


姜抒自然是明白姜禾阳的话什么意思,她笑着说:“放心吧,妈妈我知道怎么做的。”


姜禾阳点头。


这毕竟不是在自家,不方便说太多,叮嘱了两句,离开了姜抒的房间。


姜抒在姜禾阳走后,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在房间内四处走着,脑子却时刻在谋划着。第二天,姜抒起的特别早,姜禾阳和陆承丙早就打了结婚证,婚宴两人都不打算办,准备一个月两人去蜜月旅行。


早餐的饭桌上,姜抒第一句便是:“爸爸,哥哥呢?”


这一个开场白,真像亲密的一家人,仿佛是原生的,不是重组。


陆承丙好心情笑着说:“哥哥刚出门上学了。”


姜禾阳想到什么,问陆承丙:“不如让姜抒和哥哥转去一个学校吧?两个人还有个照应。”


陆承丙倒是没想到这点,不过他并未觉得不妥……反而觉得这个提议似乎挺好的,便问:“姜抒,你愿意吗?”


姜抒弯着月牙似的眼睛笑着说:“我当然很愿意!”


外面传来车声,姜抒扭头看去,发现有辆车正要走。


她问:“是送哥哥去上学的车吗?”


姜禾阳适时说:“你刚起,他刚走。”


姜抒立马起身,抓起书包说:“那我要跟哥哥一起走。”


她嘴里咬着面包,朝外飞奔去。


姜禾阳刚想阻止,陆承丙笑着说:“没关系,让她去,难得姜抒喜欢陆衍。”


姜抒到达车上,拉开车门,一屁股坐在了陆衍身边。


陆衍穿着制服,正望着窗外发呆,等着车子开动离开,这是他每天早上的状态。


可今天,有人在他身边,声音脆甜喊着:“哥哥!”打破了一直以来的寂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