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频道 现代言情

乔曦贺时鸣

发布日期:2024-05-08 14:10:33

男性沉烈熟悉的味道包裹在唇间,腰上施加一道重力。贺时鸣嗓音低沉沉的问:“想我吗?”“想。”“有多想?”...

在线阅读
精彩节选

接连等了三四天,蒋阮都没来。

乔曦打电话过去,那边声称她跟贺时鸣去外地出差了。

短则一个礼拜,长则一个月。

跟贺时鸣前几年的时候,他也经常出差,但没这两年这么频繁,以前乔曦伺候他多了嫌烦,每个月都会想法子避他几天。

现在除了他回江州有那方面的需求,她几乎见不到他人。

年关一过。

初十是贺老爷子贺洪祖的大寿。

贺家所有的家眷,这天都会赶到。

暮色沉暗,临近八点左右。

闹哄的正门,一辆深黑色的迈巴赫,缓缓驶进来。

窗外积雪渐融,隆冬的树叶稀疏,偶有几片上挂着一丝夹雪,被风吹得摇摇欲坠。

乔曦端着杯香槟,站在二楼阳台边,她能一目览尽整个院落。

贺时鸣跟余姿莘一块回来的。

两人郎才女貌。

28岁的余姿莘保养极好,看上去既有这个年纪的成熟韵味,脸部又不失年轻漂亮。

乔曦仰头,把嘴里最后一口香槟吞咽下去。

贺时鸣越是这几年得势,就回来得越少。

沈慧心有八九个月没见着过他了,走到窗边来瞧了两眼,露出点诧异:“他总算是舍得回来了。”

怕被看出脸上的端倪。

乔曦快速收起表情,从低落到如常:“妈。”

“曦曦,你待会过去问候两声,别让人觉着咱们没礼数。”

沈慧心是很聪明的女人。

她看得懂,这贺家怕是要变天的,贺时鸣迟早得当家做主。

“嗯,我晚点就过去。”

贺家正厅里很是热闹。

加上贺时鸣,贺洪祖膝下三子一女,贺正卿膝下仅得一子,老二贺正耀倒是子嗣多,两儿两女,贺囡囡是贺家幺女。

比贺时鸣还要小四五岁,深得贺家捧宠。

贺囡囡跟贺时鸣虽不是一个母亲生的,却是跟他关系最要好。

“爷爷……”

乔曦刚鞠躬喊了声贺洪祖。

贺正耀的小儿子扔过来一颗球,正中靶心的砸在她额头上。

脑门突突的发疼。

“阿庭,过来。”

贺正耀叫了一句,贺庭撇撇嘴,嫌弃的捧起球回去。

“哟,乔大千金总算是来了,咱一大家子人,可就等你了。”

贺囡囡素来看她不顺眼,都没拿正眼瞧她,阴阳怪气。

贺洪祖点头示意:“曦曦,进来坐。”

乔曦没拿贺囡囡当回事,径直落座在最角落的位置。

贺时鸣跟余姿莘则是坐在贺洪祖左右两侧。

乔曦能感受到,来自余姿莘视线里的恶意。

跟贺时鸣好,是她实属无奈,从小生长在贺家,根基不稳,她只能依附于他,想方设法的在贺时鸣那捞点钱,以防日后跑路。

这些年,每回贺囡囡对付她,都是贺时鸣从中调和的。

有他这个靠山,她在贺家也还算过得去。

只是往后这个靠山不能再靠了。

贺洪祖跟贺时鸣谈了会婚事的紧要事项。

乔曦想借着机会,说明搬出去住的事。

嘴里酝酿着话。

坐在她斜对面的大伯母秦姣,笑着说:“爸,老三的婚事也订了,我正好也有件事想跟您商量下。”

贺洪祖:“什么事?”

秦姣朝乔曦看过来,那眼神灼热温和。

她眼皮一跳,预感不好。

秦姣说:“阿巡跟曦曦也都到了成婚的年纪,两孩子又从小长大,我想着要是曦曦愿意,这年关一过先让二人把婚订下来。”

贺正卿独子贺巡跟乔曦年龄相仿。

当年入住贺家时,秦姣就想着定亲。

贺巡有先天智力缺陷,只有七岁孩童的智商。

乔曦脸色都变了。

许是贺时鸣离得最近。

贺洪祖去问他:“时鸣,你觉得这事如何?”
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