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频道 现代言情

离家后,父母追子火葬场了许默

发布日期:2024-03-31 17:51:05

一个衣着华丽、化着妆、打扮的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盯着许默,眼中冒出一丝担忧。“我是怎么了……”许默看了下周围,只见周围非常熟悉。...

在线阅读
精彩节选

没有多久,外面再次响起跑车的声音,又有一个少女开着车回来。


车上下来三个女孩,一个穿着女式西装,一个穿着白衣大褂,另外一个穿着居家裙子,清丽脱俗。


穿着居家裙子的是老二许雪慧,一个大学音乐老师。


穿着女式西装的是老四许盼娣,一个精英律师,一向一丝不苟的模样。


而穿着白衣大褂的,乃是老五许疏影,一个医院的外科医生。


“你们什么时候没有许默的联系方式的?都没有给他买过手机?”谢冰艳问道。


“没有!我去年年中的时候,把他的微信和联系方式都删了,他以前经常打电话给我,影响工作!”老五许疏影说道。


“我也是!”许雪慧:“去年年中的时候,我在外面,他忽然冒出来,差点被学校里面的人看到,我就把他删了!他有时候会在我上课的时候,打电话给我,不拉黑不行!”


谢冰艳没有想到这么多人都删了许默的联系方式和微信,有些吃惊,于是转头看着老四。


“老四你呢?你是不是也删了他的微信和联系方式?”


“那也怪不得我啊!我有时候正在开庭,他不断地发消息给我,我哪里忍得住啊?”老四许盼娣一脸无辜的说道:“若是我不删他,他恐怕也会跟对付大姐一样,不断的骚扰我!”


“就是!妈,许默根本就不是人!你不知道,他有一次竟然去我们学校找我!他凭什么去找我?”许雪慧骂道:“若是不把他删了,他恐怕都不消停!现在就很好啊!他压根不敢骚扰我们!”


谢冰艳和许德明看着几个女儿,皱起眉头。


“老大,你呢?你也是?”


许婉婷身为大姐,其实跟许默的关系还不错。


记得许默刚刚回许府的时候,他经常去找大姐聊天,大姐许婉婷对他也不错。


按照谢冰艳的想法,许婉婷应该不会删才是。


许婉婷看着众人,一时之间,没有回答。


沉默了一下,她说道:“我倒是没有删除,不过我把他拉黑了!去年年终的时候,他去了我们公司,我迫不得已,让保安把他轰出去!”


“也就是说,现在家里没有人有他的联系方式?”谢冰艳听明白了,脸色都黑了下来。


“也就是说,现在就连许默是否有手机?什么号码?你们都不知道!”


许曼妮嘟囔说道:“这样怪不得我们啊!谁让他那么讨人厌?妈,你就别担心了,过几天他就会灰溜溜的回来的!到时候再问他就可以了!我先说明,我绝对不加他微信和手机号了,省得烦我!”


“我也是!”


“我也是,绝对不加!”


老二和老五也说道。


谢冰艳见此,也叹了口气,对着许婉婷说道:“老大,你和老四去许默的房间找一找,看看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!”


“哦!”许婉婷和老四许盼娣也不好说什么,朝着许默的房间走去。


许默的房间在别墅二楼。


这个房间原本是保姆房,又窄又小,许默回来之后,考虑到不能让许默太飘,给他们许家惹事,所以便把他安排在这个房间中暂住。


许德明和谢冰艳那时候的说法是,若是许默能够达到他们要求的成绩,正式回到许家,他就可以换去其他的房间记住。


许默对此非常满意,一进来就开心的不得了。


现在回想起来,他已经在这个小房间中住了四年之久,家里一直没有给他更换新的房间。


“大姐,那许默究竟是有什么毛病?还断绝关系?简直就让他笑掉大牙了!究竟是谁教他的啊?”老四许盼娣嘲笑道。


许婉婷看了她一眼,皱了下眉头:“老四,去年年底,你知不知道许默丢了手机?”


老四许盼娣一愣,笑道:“知道啊!不过这关我什么事情?又不是我弄丢他的手机的!”


“你知道,你不给他买回来?”许婉婷盯着他。


“这关我什么事?大姐你可别怪我!爸妈都没有给他买,我凭什么买给他啊?再说,你不也没有买吗?”老四许盼娣看着一脸无辜。


许婉婷一听,叹道:“我听妈说,五天前,爸妈一起打了一他一顿,把他的头给打破了!”


“啊?”许盼娣吃惊,瞪大眼睛:“那他真的要离开咱们家了?”


许婉婷不说话了,脸色凝重,迅速走到许默的房间中推开门。


当她朝着里面看了一眼,不由一愣。


“咦?”老四许盼娣也吃惊。


只见房间里面干干净净的,几乎没有多余的杂物,被子都已经叠了起来,好像豆腐块一般,摆放的整整齐齐。


这房间很小,大概只有六七平方,只能放下一张床,两个床头柜和一个衣柜。


这些东西摆放在里面,已经显得非常拥挤。


在床头柜上,摆放着一个相框,上面有几张照片,大部分都是全家福。


窗台上养着几罐子绿植和一些木偶玩具,除此之外,没有多余的杂物。


许婉婷没有想到许默的房间是这样,不由诧异:“老四,你多久没有来过许默的房间了?”


“啊?我从来没有来过啊!”老四许盼娣说道:“打扮的还挺干净的!咱们找一找,说不定有他的联系方式!”


说着,就朝着里面翻找。


她们打开了衣柜,发现里面挂着几件衣服,除此之外,已经没有其他的东西。


“这件衣服……”许婉婷看着衣柜里面的衣服,不由蹙眉:“老四,你给许默买过衣服吗?”


“我为什么要买给他啊?他又不买给我!”许盼娣说道。


“我似乎……”许婉婷想了想,说道:“我似乎买过一件,是这一件,他刚刚回到许家的时候,我带他和俊哲一起去买的!还有这件,我记得是老二买给他的!也是四年前买的!”


许盼娣诧异道:“大姐你说这些干嘛?找号码啊!”


“这双鞋我也记得!这是老五买给他的!”许婉婷从衣柜下面取来一双鞋,看了一眼,皱了皱眉头:“还是新的,似乎没有穿过!”


“咦?”许盼娣诧异。


“你和老三老六没有给他买过!应该!”许婉婷说道。


又叹了口气:“除了他回来的那一次,这四年来,我们似乎没有给他买过任何东西!”


老四许盼娣一听,微微诧异。


“姐,你想说什么啊?他又不缺这些!咱们许家什么没有?”


“不!他缺!他应该是缺的!”许婉婷沉默了一下道:“我去喊赵妈过来看看!赵妈应该知道!”


“哦?”


许婉婷出去喊赵妈,赵妈很快就赶了过来。


“大小姐,你喊我?”


“赵妈!我问一下,许默在我们许家,有多少换洗的衣服?”许婉婷问道。


“这个……”赵妈看了看两人,顿时有些为难。


许婉婷见她不说,又问道:“许默走的时候,带了多少衣服离开?家里其他人,又给他买过衣服吗?”


赵妈见她这么问,不由重重的叹了口气:“大小姐,你也知道,大家都不喜欢默少爷,这种事情……我们下人也不好说什么!默少爷哪有什么衣服?就是两套校服!”


“什么?”


瞬间,许婉婷如遭雷殛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
瞪大眼睛,难以置信。


“默少爷据说以前是一个孤儿,在外面流浪了许久,他在这里的时候,也没有跟我说过衣服不够穿,除了两套校服之外,他应该还有两件外套!那两件外套,是他偷偷在外面做兼职换来的,他不敢在家里说,害怕夫人骂他!”赵妈幽幽叹道,朝着里面看了一眼:“不过默少爷现在好像都带走了!”


许婉婷一听,顿时有些慌张。


“那,那鞋子呢?他有多少鞋子?”


“鞋子?”赵妈诧异了一下,说道:“倒是有一双,他应该是穿走了!那双鞋子还破了一个洞,被他用针线缝起来了!默少爷以前还找我借针线!默少爷没有说还有其他鞋子,我也没有见他穿过!”


许婉婷呆住了:“也就是说,他那双球鞋,穿了四年!”


“应该是!不过默少爷没有说什么,他说破了个洞,补一补就好了!后来他自己用针线补好了,现在应该还在穿着!”赵妈叹道。


许婉婷再次如遭雷殛,瞪大眼睛。


老四许盼娣也皱了皱眉头,脸色忽然有些凝重。


她忽然明白了什么,迅速回头在房间里面找了一下。


发现房间里面的衣服和鞋子确实不多。


有一双球鞋,但是却是新的,仅仅穿过一次就没有穿了,已经被许默用保鲜膜包了起来,现在像跟新的一样。


至于衣服,大多也都是如此。


许婉婷站在房间内,回想起这四年许默都在这里生活,回想自己见过许墨的点点滴滴。


她忽然感觉到冷,遍体生冷。


“这四年来,爸妈应该也没有给他买过东西!这个房间,其实是保姆房!我们姐妹更加不用说了,你没有,老二老三肯定也没有,老五更加没有了!”许婉婷深吸了一口气,只觉得全身都冷。


“那他在咱们家……干了什么?”


老四许盼娣走回来说道:“爸和妈应该给了他一些钱,让他自己买,他自己不买,怨谁啊?”


“不,爸妈应该没有给过他多少钱!我记得妈说过害怕他学坏,害怕他在外面惹事,每个月给他够吃饭的钱就可以了!妈还问过赵叔,一般孩子多少钱?赵叔说每个月五百块,后来妈就每个月给他五百块!”


许婉婷说着说着,深吸了一口气:“这些年,妈应该没有涨过他的零花钱!肯定没有涨过!这都是家里的财务在发零花钱,妈应该没有去找过财务!”


“每个月五百块?”老四许盼娣也惊呆了,瞪大眼睛:“真的假的?妈一个月才给他五百块零花钱?”


“我去问一问妈就知道了!”许婉婷也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,只觉得心中忽然非常心慌。


结合前几天许默拿出来的关系断绝书,这样的事情,似乎变得非常不普通了。


家里人,几乎都已经跟他断了联系。


她迅速朝着外面走去。


“婉婷,房间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?”


谢冰艳与许德明已经在吃点心零食,见她们走回来,皱眉问道。


许婉婷看着爸妈,想了想,说道:“没有!我们在房间找了,没有他的手机号码!”


“该死!这个逆子要气死我吗?”谢冰艳豁然大怒。


许婉婷看了一下老四许盼娣,然后才开口:“妈!这四年,您每个月给许默多少钱零花钱?他有钱在外面生活吗?”


“这个……”谢冰艳还在恼怒,听到这句话之后,皱了皱眉头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他现在不是没有回来吗?”


“我就是有些好奇他身上有没有钱?您和爸给了他多少钱?让他如此大胆?”许婉婷道。


谢冰艳皱了下眉头,忽然转头看着许德明:“许德明,你每个月给他多少钱?他现在身上有多少钱?”


“他们的钱不是你给的吗?”许德明问道:“你主内,我主外,早就说好了!”


“你没有给他钱?”谢冰艳诧异。


“我哪有时间给他钱?我天天忙着公司的事情,忙的焦头烂额,根本没空管家里的事情!家里有财务,你问财务就是了!”许德明说道。


谢冰艳有些不相信许德明没有给钱,怒道:“若是他身上没有钱,他敢离家出走?他身上肯定有不少钱!”


说着,她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:“喂,小李,你们财务那边每个孩子每个月给多少钱?许默每个月给多少?”


“什么?哦哦,我知道了?你那边没错吧?”谢冰艳神情中冒出一丝吃惊。


“没错!夫人,暂时您的指示,一直都是五百一个月!这几年,一直都没有变过!”电话里面的人开口。


“哦哦!我知道了!”谢冰艳挂断了电话,皱起眉头。


“多少?”许婉婷盯着母亲,神情冒出一丝紧张。


谢冰艳看了下众人,叹道:“五百!小李说,这四年来,都是五百块每个月!我记得这句话是我说的,就害怕他初来乍到,花钱大手大脚,五百可以控制他乱花钱!”


“吸——”


此话一出,众人都吸了一口气。


特别是许婉婷和老四许盼娣,脸上都冒出一丝震惊。


“五百?每个月给他五百块?”很明显,许德明也吃惊了。


谢冰艳冷笑道:“他毛手毛脚,一身臭毛病,手脚还不干净,经常偷东西,我给他五百已经算多了!饿不死他就行!”
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