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频道 其他小说

邵洺熙郁澄免费

发布日期:2024-03-31 14:30:18

邵洺熙郁澄是邵洺熙郁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。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,没有套路,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文笔没得说。下面看精彩试读!|出生没有的,到死也挣不到了。邵洺熙的确大方有诚意,但郁澄不喜欢明码标价的补偿,“我住宿舍更方便。”他听了没再勉强。半小时后,车停在宿舍大楼外,邵洺熙侧身越过她,开车门。...

在线阅读
精彩节选

“叶柏南?”钟雯撩开上铺的帘子,“他来咱们学校干什么?”
“捐图书馆啊!”安然兴奋得两眼冒光,“他和周先生的大名平起平坐,这年头啊,上流圈的公子哥儿不是朋友就是敌人,他俩一向不对付,所属公司也常年有竞争,叶家大公子签了国际订单,周先生一定想办法压他,周先生研究了什么东西,叶家大公子也要压一头,周先生月初不是捐了舞蹈室和体育馆嘛,他捐得比周先生多!”
钟雯迅速扎了个辫子,下床翻出化妆镜,“我昨天忘了敷面膜,好憔悴啊...”她扭头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说给安然听,“郁澄的皮肤好,可不如我漂亮。”
钟雯是全系男生票选的货真价实的系花,和校花仅仅一票之差。
郁澄没她票多,因为性子太高冷了,钟雯交际很有手段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初出茅庐的小男生最吃这套了。
社会上的成功人士不吃,只认为她另有企图。
所以钟雯钓的都是年轻富二代,三十岁以上或者白手起家的一个钓不着。
安然摘下郁澄的耳机,大声喊,“去校长办公室围观叶柏南啊!”
郁澄在吊唁厅是想看看叶柏南的长相,今天没兴致了,她夺回耳机,“我英语缺考了,下星期补考。”
“就一眼嘛...”安然拖着郁澄走出宿舍。
校长办公室在学校最里面的大楼。
郁澄过去的时候,门口台阶上站满了老师,系领导。
一支施工队在现场测量面积,声势浩大的。
捐赠的图书馆应该规模不小。
“郁澄!校长旁边那个男人!”安然踮起脚,扯她袖子。
一排排白桦树耸立在校园小道,雪碴子从树杈往下掉,一片混沌迷蒙。
掩映的人影在树林中间穿梭,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。
“一米七的校长被衬托得像个小矮人——”安然咂舌。
叶柏南穿着黑色皮夹克,制服裤,皮面的运动鞋,似乎刚从基地考察完收工,掐点儿赶来学校的。
典型的北方男人脸型,硬朗锐气,深眉朗目的,身型挺硕。
和邵洺熙一样,在集团位高权重谨言慎行,习惯了收敛情绪,不苟言笑。
“哎!钟雯。”安然挥手。
钟雯不知从哪蹿出来的,背着YSL的链条小包,很时髦精致,装作不经意路过,不小心撞了叶柏南。
“抱歉,撞疼你了吗?”
校长生气嗤鼻,“毛毛躁躁的,不仔细看路!”
叶柏南没多大的反应,只在钟雯撞上来的一霎本能皱眉,很快舒展了。
钟雯不肯走,等他开口,哪怕一句“没关系”,她也有搭讪的契机了。
不过校长没给她契机,带着叶柏南调转了方向,去教职工的食堂,“叶先生,图书馆捐赠当天我们会安排仪式,歌舞社团有节目。”
叶柏南专心走,专心听,默不作声。
这时一个男同学一边踢足球一边跑到校长面前,“校长,金融系五个同学的实习证明已经放在您的办公室了,郁澄的证明没拿来。”
“郁澄?”叶柏南偏头。
校长一怔,“叶先生认识郁澄?”
“不认识。”他继续走。
“她是歌舞社团的副团长,这丫头跳舞获过奖的。”正好食堂附近是优秀学生展示栏,校长指着郁澄的照片,“她。”
叶柏南驻足。
郁澄那张照片素面朝天的,连眉毛也没画。
高马尾,碎刘海,高领的面包棉服,而且是大二的冬天在操场拍的,背景是黄昏落日,灰橘色的天空,她冻得颧骨通红,笑不出,强笑。
“优秀生?”
“是文艺骨干,提名的优秀生。”
文艺优秀生在学校是最不值钱的,但受欢迎,校园的风云人物无论男女,大多是汇演的C位,能歌善舞。
叶柏南转身的刹那,察觉到什么,他回头。
接近两米高的假山石写着“厚德载物,勤能补拙”,石头略窄,隐约露出衣服的边缘。
“谁在那?”他出声问。
安然一个踉跄扑出去,“校长,叶先生,我是金融系的。”
“你们金融系的疯了?”校长怒目圆睁,“有贵客,像什么样子!”
安然余光偷偷瞟假山石,扶正头顶的毛线帽子,“钟雯是故意的,我是意外...”
叶柏南负手而立,循着安然鬼鬼祟祟的视线也望向假山石。
他眼睛黑沉,明白了什么。
又一片雪碴子飘下来,叶柏南彻底转过身。
藏在假山石后面的郁澄长长呼出一口气。
“你怎么把我推出去了?”安然跺脚。
郁澄拽着她原路返回,“我请你吃西餐。”
“我吃红房子啊,市里最贵的西餐厅——”
......
郁澄下午去了一趟万利,秦董在办公室大发雷霆,秦商被骂了一通,垂头丧气摔门。
走廊一群员工在瞧热闹,他挂不住脸儿,愤懑大吼,“滚开!”
众人一哄而散,秦商朝前走了一步,表情一变,“郁澄!”他激动冲过来,“你去哪了?不上班,也不回学校!”
“我生病了。”郁澄轻描淡写解释,“经理呢?”
“她请假了,电话关机!”秦商懊恼,“订单也丢了,关键时刻掉链子,还险些害了你,死八婆!”
万利和华达是那晚应酬的当事方,北航集团总部为降低影响,毙掉了这两家企业,另外一家企业捡漏儿中标了。
至于男人婆关机,郁澄心里早就有数,人事部的、秦商的未接来电一天十几个,唯独她没打。
显然她知情包厢发生了什么。
是这次马明昭潜规则的“老鸨子。”
“我来公司辞职。”
秦商表情又是一变,“是不是...我爸逼你辞职的?”
郁澄回到员工办公大厅,收拾桌上的私人物品,“秦董没找过我,是我自己不打算干了。”
闹出这样大的风波,万利在业界是出名了。
一个小小的实习生敢给分公司的老总开瓢儿,“彪悍的作风”还有哪家公司愿意合作?
她只有辞职,万利再对外宣布开除,扭转风评。
“我保护不了你...”秦商气得锤自己,“如果我在,我宁可万利破产,也打死马明昭!”
郁澄收拾完,拉好行李袋,“你再胡说,秦董还骂你。”
有关系不错的女同事发现她要离职,一脸惊讶凑上前,“郁澄,分公司的马总脑袋缝了11针,真是你砸的?”
她没说是,没说不是,告诉女同事等内部通报。
离开公司回学校的路上,郁澄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幕后黑手。
关靓没胆子玩过火,她敌意归敌意,毕竟没抓到不正常的把柄,连精明的周夫人都没怀疑过她和邵洺熙有关系,他们明面上交集少,她又安分乖巧叫了十年的洺熙哥,外人是猜不到的。
何况男人婆不是轻易能收买的。
她封心锁爱了。
根本不嫉妒任何女人。
那会是谁呢。
下手这么阴毒。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