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频道 其他小说

儿子摊牌后我爆红了

发布日期:2024-04-03 21:10:46

除了……喂,儿子,你虐错人了!1儿子阳转阴后,小手一摆,向我摊牌了。妈,其实我是个天才。因为我上辈子是世界首富。我怀疑儿子烧傻了,哆嗦着要拨打120.他穿着小睡袍,懒懒靠在自己的小沙发上,二郎腿一翘,脑袋一撑,开始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向我输入各种经济...

在线阅读
精彩节选


……我有点相信这小子上辈子真的是世界首富了。

就是这首富怎么茶里茶气的?

再看王思雨,脸黑得跟什么似的?

不过现在,五百万不是重点。

王律很快转移了话题。

“现在,我们首先往哪走?”

李想立刻接话:“虽然我们被节目组无情抛下了,但是按照我的经验,现在正好是饭点,我要是没猜错,距离这里不远处的位置,八成有酒店或者民宿。”

李想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,这时刘婷婷看了一眼沈佑。

“对了,我们既然是一个团队,还是应该选一个团长吧?要不就沈佑来?他毕竟是团队出道的,有经验。”

除了我,大家都点头同意。

我知道,真人秀嘛,再随便也会有一个大致的流程和剧本。

更何况沈佑的年龄虽然不是这里最长的,但是咖位却是最大的。

节目收视率很大一头会落在他身上,把他推出来当团长,九成九是节目组的意思。

沈佑闻言,装模作样犹豫了一下,这才点头。

“好吧,那我就希望自己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。”

他想了想,选择了节目组商务车离开的方向。

“走这边吧,这边应该有民宿。”

5

大家都牵着自己的宝贝沿着马路走。

刚开始的时候氛围还挺好。

尤其是曼迪和一一这两对甜妹,一边走还一边唱歌,唱得我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。

下意识偷摸着调侃儿子。

“有没有你看中的?”

儿子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。

“妈,我才五岁。”

虽然被鄙视了,可是我却很高兴。

我儿子上辈子虽然是个天才首富,可是不出意外,他绝对是个单身狗。

嘿嘿,我这当妈的终于在自己身上找到了一个超越儿子的优点!

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别说民宿了,就连一户人家都没看到,气氛开始慢慢变得有些焦躁了起来。

歌声也戛然而止了。

终于,一一率先发脾气了。

小屁股往地上一坐。

“我不玩了!我要回家!不行,我要回家!”

王思雨尴尬笑了笑,弯腰去抱一一,她直接又哭又踹。

“都怪你都怪你,我说了我不来这的!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玩我的芭比娃娃!”

唯唯也在旁边添火。

“我也要回去,我不玩了,一点都不好玩!”

沈佑的表情有点小难看,但还是努力笑着当一个慈父。

“唯唯,爸爸不是和你说过吗?你这次来是和爸爸一起工作的,只有工作才能赚钱,只有赚了钱,才能买自己想要买的东西,等工作结束了,你就可以去买喜欢的玩具了。”

唯唯小手一叉腰。

“我不工作也有钱买,奶奶说了,爸爸你赚的钱都是我的!”

沈佑的脸更黑了,他瞥了一眼摄像,抬手去抱唯唯。

唯唯也和一一一样,开始大哭大闹了起来。

这画面气得沈佑声音都沉了几分:“沈唯,沈一!!!”

他似乎打算开始严父教育,王思雨却突然挡在了他跟前。

“你冲着孩子吼什么吼?他们做错了什么?不就是累了吗?这也是错?”

“王思雨,你对着我发什么脾气?你自己看看你把他们教成什么样了!”

“我教什么样了?你以为我想半隐退啊?那你在家里带孩子我出去工作啊!”

……

一地鸡毛。

惊呆了我和其他几位嘉宾。

就连刘婷婷都张大嘴巴,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很快,王律和李想就走上去打圆场,几句话下来,氛围终于好了些。

就在这时,拐角的方向出现了一辆皮卡车。

“妈,走,蹭车去!”

儿子拉着我就往前狂奔,在他的拼命招手下,皮卡车停了下来。

“叔叔,我和我妈妈的家当全部被坏人给拖走了,叔叔你能不能可怜可怜我们,搭我们一程,到最近的民宿哇?”

开车的是个五十岁所有的大叔。

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上车!”

我当然是毫不犹豫,抱着儿子翻上了皮卡。

因为还有位置,出于礼貌,我看向前方:“你们呢?”

刘婷婷直接怼我:“算了吧姜曼,你这么糊,我怕我挨着你,把我自个儿也挨糊了。”

王思雨笑得很温柔:“婷婷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

沈佑也勾了勾唇。

好吧,我明白了。

就算李想和王律想上车,也不敢上了。

要是上了车,就被划分出了他们的流量圈子。

我索性朝着摄像招了招手:“大哥,上来。”

很快,皮卡车发动,载着我、儿子、摄像,扬长而去。

6

司机师傅很靠谱,带我来到了一家民宿。

“这家民宿是当地一绝,风景好,最主要的是美食赞。”

下了车,我赶紧拉着儿子进去,接着向前台说明了来意。

“我在参加一项穷游综艺,身无分文,你能不能帮我向你们老板请示一下,让我在这里打工赚钱,我不要高工资,就包住一碗,包三顿饭就行。”

前台看到我愣了一下,然后扭头拿出手机,去了内间打电话去了。

不一会儿,他家老板娘出来了。

穿着旗袍,头发高挽,脚踩拖鞋,风风火火地走向我。

“姜曼!还真的是很你这个妖艳贱货啊!!!!你知不知道老娘最讨厌的就是你!哇哈哈哈哈,可算是让老娘遇到你了!”

“……”

不是吧,就这我都能碰上黑子?

老板娘冷笑。

“要打工赚钱?行啊,可以啊,你去给我刷厕所去,你干吗?”

“……”

其实,也不是不行。

我刚要点头答应,一只小手可怜巴巴地拉了拉老板娘的裙摆。

“漂亮姐姐,你不要凶我妈咪好不好?”

姜巷小朋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“我妈咪这些年为了我,很不容易的……”

“她不坏,真的,网上那些都是假的。我妈咪要是坏,我们又怎么可能穷到……需要我出来打工赚钱啊?”

“我妈都快养不起我了!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
知道真相的我都差点跟着掉眼泪,更别说老板娘了。

一边哭一边抱起姜巷:“什么?你是姜曼的儿子?”

儿子顺势往老板娘胸口一靠:“是啊,呜呜呜,我五岁了,我没有爸爸只有妈妈,漂亮姐姐,我妈妈真的不坏的,你想想,你见过哪个坏女人,能糊成我妈这样?真的,现在她卡上五百块都没有。”

儿子造谣我没意见。

可是这么侮辱我就不对了。

我气呼呼地打开手机银行递给老板娘看。

“姜巷这小子胡说八道呢,我余额还有六百六!”

老板娘瞪大眼睛一看,再看向我时,显然没初见时的火气了。

“你……真的这么穷?”

她问我:“不是传你,不是在被包养,就是在被包养的路上吗?”

儿子抽泣:“漂亮姐姐,你看我妈眼睛里的智慧,她像是那种人吗?”

“……还真的,不太像。”

亲儿子啊喂!

我气得火冒三丈。

求人不如求己!

我不打工了,反正是穷游,我带着儿子出去挖野菜行了吧!

“姜巷你给我下来,我们走!”

老板娘拽住我的手。

“好了好了,别走了,就在这住一晚吧,不收你钱,你苦了自己没什么,别苦了我们的心肝小宝贝啊。想睡哪个房间你自己选,想吃什么你随便点。”

我……

我的骨气一文不值。

“谢谢姐姐!”

老板娘是个性情中人,短短两个小时,成功升级成我儿子的干妈。

对我的称呼,也成了亲热的曼曼。

她偷偷问我:“那你当初和沈佑那事,也是就假的?”

“真的。”我躲着镜头。

她又要生气了,我说:“只是网上的是假的。沈佑是我初恋,我是正牌女友,被他们拉出来祭天的。”

老板娘眼睛一瞪:“妹子你放心,待会儿姐帮你虐渣男。”

到了饭点,一桌好菜上桌,我正准备动筷子,民宿外,传来了刘婷婷的声音。

“还是跟着团长有肉吃啊,刚刚那个大饼,我现在都还觉得美味。”

王思雨主动提到了我:“可惜没有手机,联系不到姜曼,也不知道她在哪里。”

“找她干嘛?又没人喜欢看她。”

“可我们是一个团队啊……”

“谁跟她一个团队了?”

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近,终于他们踏入了民宿,看到了大厅桌子上的我。

“嗨,大家好啊!”

我热情地朝着他们招了招手。

刘婷婷立刻眼睛一瞪:“姜曼,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?”

王思雨拉了拉她:“你别胡说八道,我们是一个团队……”

老板娘看了我一眼,做了个干呕的口型。

她搞民宿的,什么人没见过?

是人是鬼只是看娱乐新闻或许分辨不出来,可站她跟前,她一下就能明白过来。

比如王思雨,走的就是典型的绿茶风。

王思雨又笑道:“看来姜曼已经搞定我们的午餐了,大家快来,和姜曼一起吃吧!”

她牵着一一就走了过来。

自来熟的样子,差点让我以为自己是她的好闺蜜。

我儿子见此,小嘴一撅。

话还没说呢,新任干妈老板娘,立刻开始大杀四方。

“搞定你们的午餐了,你谁啊脸这么大?”

王思雨嘴角抽了一下,她身后的刘婷婷赶紧走了过来:“你这人什么语气啊?”

“诶婷婷,你别这样,我们有话好好说。”

王思雨笑得很有礼貌:“你好,我是王思雨,我和姜曼一样是一档综艺节目的嘉宾。”

“哦……懂。”老板娘点头,“姜曼跟我说了,你们现在是穷游,所以什么都得自己赚,我同意她吃饭,可是她给我做牛做马了大半天,你们能做到吗?”

我顶着一张红润的脸蛋狂点头:“老累了!”

沈佑几个这时也走了过来,看到我的神色,显然不信。

可他们有任劳任怨的小莲花王思雨啊。

立刻微笑着表示:“干活赚钱,应该的应该的,老板娘,你负责安排吧。”

老板娘立刻安排任务,至于五个小朋友,她还是招呼着他们上了桌。

7

很快开始吃饭。

老板娘姐姐家的饭菜果然很好吃,我一口气干掉了两万大米饭。

小朋友们也吃的很香,除了唯唯和一一。

两人扒了几口菜就开始闹脾气了。

“我要妈妈喂!”

“没有妈妈喂我吃不着!”

老板娘凑到我耳边:“还是我干儿子吃饭乖,像这种不好好吃饭的孩子,我看一个想抽一个。你加油,我去给你监督渣男渣女工作进度。”

我没想到猛如虎的老板娘竟然直接溜了,好在还有我儿子镇场子。

他扒干净碗里的最后一颗米后,把筷子摆在旁边,慢慢悠悠伸手拿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,然后看向唯唯和一一。

“不想吃饭就下桌,这里没有人会喂你。”

‘哇’一一立刻大哭了起来!

唯唯正好挨着我儿子坐,气呼呼站起来,猝不及防伸手,猛地把我儿子往后一推。

餐椅没有靠背,我儿子直接往后仰了下去,摔倒了后脑勺,‘砰’地一声,贼响。

我吓了一跳,又不敢去抱他,声音都在发抖:“儿砸,脑子还清醒不?”

儿子一点眼泪都没有,他轻轻点了点头,身上又出现了那种浑然天成的霸总之气。

“妈,你放心,养家糊口肯定没问题。”

多么励志的儿砸啊!

我小心翼翼把他抱起来,往他后脑勺一看,果然起了好大一个包。

“唯唯,你怎么能动手推姜巷?”

我眼睛都红了。

麻蛋,就算我糊,我也不准谁随便动我儿子的好吗?

“你必须给姜巷道歉!”

“我不要!”

唯唯也跟着大哭了起来。

两个龙凤胎的哭声直冲我天灵盖,我目光越来越冷,正要呵斥,王思雨先一步跑了过来。

“唯唯,一一,你们怎么了?”

她抱着两个孩子,也跟着哭了,还扭头质问我:“姜曼,你有什么不快的冲我来,拿我孩子撒什么气?”

沈佑也跟过来了,闻言皱眉:“姜曼,你还是这么小心眼。”

呵,这两口子牛啊。

六年不见,往我身上泼脏水的本事越发厉害了。

我冷笑:“你儿子推我儿子,他后脑勺摔了好大一个包,我让他道歉就是小心眼了?后脑勺是能随便摔的?”

“姜曼,你别污蔑人!”

“是不是污蔑,反正这里有摄像,到时候我们把视频放网上,让网友评价谁对谁错不就行了?”

王思雨也不傻,稍微用脑袋一想就知道我说的话是真的。

刚刚还气势汹汹要问我的罪,现在又换了个嘴脸。

“哎呀,好了姜曼,也不是什么大事,我帮唯唯向姜巷道歉,都是孩子,没什么大不了……”

这是人话吗?

我还真不打算就这么算了。

手指却被人拉了一下。

低头,儿子正对着我使眼色。

接着他可可爱爱地仰头看着王思雨:“死鱼阿姨你说得对,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没事的。死鱼阿姨,你们去工作吧!”

“……”本来还很生气的我听到‘死鱼’两个字,差点破功了。

姜巷都说不追究,王思雨赶紧让两人好好吃饭。

“待会儿爸爸妈妈来检查。”

姜巷也热情地爬上板凳,笑着给他们夹菜夹饭。

可是不知道怎么的,看到他的笑容,我突然心里抖了一下。

事实证明,亲妈的预感果然很准。

因为紧接着,姜巷抬手就把唯唯的头嗯进了他面前的碗里。

唯唯抬头时,鼻孔里还嘟着饭,随着他的嚎啕大哭,饭和鼻涕混合着又流入了嘴里……

还没走远的沈佑和王思雨又折了回来。

看到此情此景,气得脸都黑了。

刚要开口问什么情况,儿子已经眨巴着眼睛从板凳上跳了下来,接着抱着王思雨的大腿。

委委屈屈,

“阿姨,是我把你儿子的脸嗯到碗里的,可是阿姨,我知道你不会和我计较对不对?因为我还只是个孩子啊……”

绝了……

沈佑和王思雨果然被堵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吃饱喝足后,几个嘉宾才忙回来。

也不知道干嘛去了,各个都喘着粗气。

尤其是王思雨和沈佑,身上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屎味。

老板娘当然不会给他们像我一样的待遇,让人打了一盆稀饭,拿了几个馒头,一人塞一个。

房间分配,也不是一人一间,而是五人分配了一间房。

对于这个结果,他们非常不满意。

“五个大人五个小孩,两个房间都得挤,一个房间,怎么睡?”

“就是。”

沈佑想了想:“这样吧,男人和男孩一间房,女人和女孩一间房,孩子们睡床,我们打地铺,姜曼,你没意见吧?”

真苟,劈我的叉还想白睡我的床。

还好我有儿子。

“我有意见!”儿子理直气壮说,“我干妈给我留的是套房,里面有三个单间,我和妈妈睡一间,还有两间房。”

听到两间房,王思雨眼睛都亮了。

“正好,我和婷婷一人一间!姜巷小朋友,你最好了,你肯定舍不得看到阿姨们没床睡吧?”

儿子冷冷翻了个白眼。

“这两间房,我早就想好了,5999一个晚上,可以打欠条。”

上一秒还冷冰冰的儿子,下一秒就可可爱爱看向了王律和李想。

“两个叔叔,要不要打欠条住一晚?”

两人没答应,首先看向王思雨和刘婷婷。

儿子立刻说:“嘿,别看她们,她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,给多少钱我都不答应。”

就这样,王律和李想现场一人写了个欠条递给了我儿子。

“牛。”

我给儿子竖起了大拇指。

不愧是我的首富儿子!

王思雨气得都装不了白莲了。

晚上,她等摄像都睡了,跑来找我。

“姜曼,你就等着明天打铺盖走人吧!”

刚刚,她用客栈座机给经纪人打了电话,说明了我的存在。

当初她黑我这事,就有她经纪人在背后操刀。

现在对方知道我竟然在这,肯定会动用一切力量,让我从这档综艺‘滚蛋’。

我看似毫不在意‘哦’了一声。

可是实际上还是有点小遗憾。

总觉得耽搁了儿子赚大钱。

8

出人意料的是,王思雨的如意算盘竟然失败了。

第二天我出门端早饭,刚走到大厅就听到了她的质问声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不能换了姜曼?”

嗯?所以我还可以继续赚钱?

一个温和的中年人声响起:“抱歉,姜曼是姜巷的母亲,姜巷是通过选拔选出来的嘉宾,作为他的母亲,我们自然不能替换。”

“哈?一个素人小孩而已,至于你们这样?你信不信,我立刻带着唯唯和一一离开节目组?”

王思雨有些趾高气昂,

“要是少了我们,你们的收视率要少多少,你该不会不知道吧?”

沉默。

我以为我又要走人了。

没想到五分钟后,那声音说:“作为宝贝随便造这档真人秀节目的导演,王思雨女士,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,你要是带你的一双儿女离开,不仅对节目组的收视率没有任何影响,还可能让收视率再创新高。”

导演语气认真:“抱歉,为了节目的刺激性,所以从一开始,我们的真人秀就采用的是直播模式,目前为止,姜曼姜巷母子两人的人气已经登顶。而唯唯和一一,已经在今天荣登热搜,成为了最让人讨厌的明星小孩。”

王思雨不说话了。

许久才咬牙切齿:“他们人气登顶?你到底收了姜曼多少钱?还是姜曼赔你睡了?”

我听不下去了,冷着脸走到了大厅,抬手就给了王思雨一个耳光。

“王思雨,你再说一句试试?”

王思雨咬着唇哭着走了。

我又看向导演:“谢谢导演哈,您都这么大年纪了,还让您为了帮我说谎,是我的不是。”

导演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“那个,我没说谎。”

他拿出手机给我看热搜。

“姜曼,你和姜巷的母子组合,的确火了。”

我定睛一看。

艾玛,热搜第一,就是我和姜巷。

网友还给我和姜巷取了个组合名,叫做‘相瞒cp’。

我本来以为大概都是骂我的,没想到点进去全是——

“哇哈哈哈哈哈巷巷好可爱!”

“为了妈妈努力奋斗努力赚钱的巷巷有什么错呢?”

“呜呜呜呜,是我误会你了曼曼!就你这脑袋,怎么可能去抱大腿?”

“望周知:姜曼有抱大腿的资本,没有抱大腿的情商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导演一脸认真:“姜曼,加油。”

他这才想起正事。

“对了,我来这里是为了通知大家,神秘嘉宾还有半个小时到达。”

导演走了,我立刻把这个消息告之了王律和李想。

他们知道我和其他三位不对付,就帮我传了话。

很快,沈佑就做了安排,让所有人在二十分钟内来大厅集合,迎接嘉宾。

因为已经知道综艺采用的是直播模式。

所以王思雨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已经是一副楚楚可怜的知错模样。

“姜曼,昨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,我知道是我教子无方,你可以原谅唯唯和一一吗?我保证,他们不会再主动对姜巷动手了。”

我往后退了一步:“这话你问我儿子。”

我儿子抬头,小小的身板,却是总裁霸道的气质。

“这种事情,我不想再碰到第二次。”

“否则,天凉了……让你破产,也不是没可能。”

王思雨的表情差点给气到裂开。

就连我嘴角都狠抽了一下。

儿子,装叉得有度,不然就显得咱好像是有那么一丁点夸张了……

但我没想到的是,真正夸张的是节目组。

来的嘉宾,根本就不是什么平平无奇小流量。

而是程晏。

当今顶流断层第一人,当之无愧的国民男神,五年前不过二十七岁,就把国内外电影重要奖项全部包揽的男人。

这个时代的传奇。

在他横空出世之前,很多人常说,內娱不行,在他横空出世后,再没人说这句话,而成了‘程晏以一己之力,拉高了內娱的档次’。

就这么个,即便面对十个亿天价,也从不参加综艺的程晏,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?

而且,他还没娃吧?

沈佑几人也惊呆了。

接着赶紧围了过去。

“程影帝!”

“程影帝,您就是神秘嘉宾?天呐,我不会是在做梦吧?”

刘婷婷和王思雨更是激动得哭了出来!

“程影帝,我绝对是您的死忠粉!”

程晏面对几人的热情,清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他慢慢抬头在前方一扫,最后视线锁定在了我身上。

接着抬起大长腿就朝我走来。

轻轻一笑,笑容温润,黑眸里波光滟潋。

“姜曼,幸会,我是程晏。”

看着他朝我递过来的手,我心想我当然知道你是程晏啊,这年头别说我是个上网青年,就连不上网的大妈大婶都知道你。

“你好……”

我和他握了握手:“我是姜曼。”

“没了?”

“嗯?”

这位大影帝还有点自恋啊。

“呵呵,我也是你的粉丝。”

他握着我手的力道突然加重了一下。

“这……倒是没看出来。”

他放开了我的手:“姜巷呢?我可是他的粉丝。”

9

因为程晏的到来,沈佑决定再在民宿住一晚,明天一早出发。

接着不到一个小时时间,姜巷就和程晏混熟了。

没法,这家伙浑身上下的商机。

姜巷甚至列出了一个清单。

“抱一下姜巷五千块”

“牵一下姜巷手五千块”

“和姜巷同床共枕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”

“和姜巷吃早饭一万块”

……

四个字。

‘奸商’、‘抢钱’。

但凡是个正常人,也不可能接受这个清单价格。

可是程晏显然不正常。

不仅接受,而且还不到半天,就亲了姜巷十下。

看到程晏对姜巷的粘人程度,我终于相信他是姜巷的粉丝了。

我觉得,身为姜巷他妈,我有义务劝这位影帝迷途知返,至少,不能在追巷的道路上,越来越远。

我把程晏拉到一旁。

“影帝大人,那个,我知道姜巷他是长得很好看很精致,脑子也很灵光很聪明,比普通的孩子是优秀了那么一点点……”

他纠正我:“不止一点点。”

“是,不止一点点,可是他到底只是个孩子……”

我说,

“我就是想说,追星的话,还是要适可而止,不要到时候影响了你自己,也影响了他。”

程晏摇头:“不会。我不会受影响,那么他也不会。”

这么笃定,仿佛我不是姜巷亲妈,他才是。

我觉得头疼,影帝大人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啊?

劝说程晏无果,我当然也不能继续厚着脸皮咯,只能找了个借口溜了。

晚上,程晏和姜巷出门有偿散步去了,王思雨和刘婷婷偷摸钻进了我房里。

看到她俩,我有点惊讶。

“你们做什么?”

“做什么?”

房间里没有摄像,刘婷婷双手抱胸:“姜曼,我们还真的是小看你了。”

“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,竟然连程晏都能勾搭上。”

原来如此。

下午这俩向程晏不断示好,程晏鸟都不鸟她们,就顾着在姜巷身上败钱。

这件事显然让她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这,所以现在来我这找安慰了。

“说完了吗?说完了可以走了。”

“没说完!”王思雨冷笑,“姜曼,让你那个不要脸的儿子也离程晏远一点,就这种连爹是谁都不知道的小杂种,有什么资格”

王思雨没机会把话说完。

因为我张扬舞抓扑了上去。

我让她骂我儿子,我要撕烂她的嘴!

刘婷婷见状,也加入了混战。

她扣着我的双手让王思雨来打我,我就用脚踹王思雨。

哈哈,这两个没用的家伙,两个人干我一个,还是没打过!

沈佑等人赶到现场时,我们三都衣衫凌乱。

唯一不同的是,我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,一脸得意。

王思雨和刘婷婷两个则躺在地上哭。

沈佑看着我:“姜曼,你过分了啊!”

这货成绩不好。

不知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。

还是程晏给力。

走到我跟前,给我穿上拖鞋,又脱掉自己的外套披在我的腿上。

“你受伤了,要不要报警?”

沈佑愣了一下。

程晏说:“这是你的房间,看这情况,应该是对方上门来找你的茬,然后你正当防卫把她们打了。要不要报警?”

沈佑傻得跟个智障似的。

“程影帝?”

程晏说:“我们这是一挡直播综艺,换句话说,现在有很多观众在看我们的节目,作为艺人,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告诉大家遇到这种事情应该怎么办,沈团长,我认为应该报警。”

大概是程晏的目光太认真了,沈佑竟然点了点头。

“好,好吧……”

虽然他很快就反悔摇头了,可是也晚了。

老板娘走了进来,笑着道:“放心吧,我早就报警了!”

谁都没想到,一挡穷游综艺竟然会是这种发展方向。

不到两个小时,警车来了。

虽然他们没有带走陈婷婷和王思雨,可是现场询问语录,还是让她们觉得相当难堪。

就连一直装小白莲的王思雨,脸上都没了笑容。

很快,我们告别了老板娘,随便挑了个方向,往下个目的地走。

这里地车很少,和上次一样,我们走了二十分钟都没遇到车。

一一又闹了起来,直接往地上一坐。

“我不去我不去,我就是不去!”

王思雨冷着脸拉着她起来,一个字不说,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‘啪’地一声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沈佑气得推了王思雨一下。

王思雨的面部表情开始扭曲,指着我就大喊:“沈佑,我知道,你心里一直都没放下姜曼!你别装了,你想和她旧情复燃对吧?”

她指着姜巷。

“你实话告诉我,姜巷是你们的私生子对不对?”

一句话把沈佑都给问住了。

他下意识扭头看我。

“你看我干毛啊?我俩都没睡过,我生你的儿子,我隔空取精啊?”

“……”

更何况我隔空取谁的也不能取你的啊!

莫名其妙!

我拉着儿子往前走,没看路,撞到了程晏的胸口。

一抬头,就看到他目光深深地看着我。

“程影帝,怎么了?”

他突然笑开:“呵,没什么,就觉得这个词有趣。”

“……”

王思雨和沈佑大吵了一下,节目也不录了,丢下唯唯和一一就走了。

这对龙凤胎一直是王思雨带着,沈佑根本就带不了,不到半天他就不胜其扰,不得不找到工作人员,让其联系导演,宣布了解约退出。

原本包括我在内的六个带娃嘉宾立刻少了两个,好在有了程晏的加入,听工作人员说,热度不减反增。

和我不对付的刘婷婷没了王思雨,也安分了不少,开始走向了文静路线。

接下来的时间,我儿子完美地向观众展示了,什么叫做‘茶’级小朋友。

上一秒他还是个小霸总,下一秒就开始哭哭啼啼骗人眼泪,成功入住最好套房。

同样的剧情,不同的对象,同样的精彩。

就连摄像有时候都忍俊不禁地大笑。

不知不觉,我们为期一个月的穷游结束了。

综艺落幕那天,我的内心都有些惆怅。

“终于要回归正常生活了。”

继续当我的小糊糊,养我的小崽崽。

谁知道导演却告诉我说:“不好意思姜曼,你回不去了。”

录综艺期间我没手机。

虽然可以从偶尔遇到的路人那里感受到儿子的高人气,可我没想到我儿子的人气竟然这么高。

我的微博粉丝数本来只有六十多万,现在已经有近两千万。

最新微博下面,更是有五百多万条留言。

全部都在喊我‘婆婆’。

“……”

当然了,还有一些声音在向我道歉,说当初不该听信黑料跟风黑我。

我点开给我道歉的网友头像,这才知道,在我和儿子录制综艺期间,王思雨和沈佑之间的战争也相当精彩。

他俩先后退出综艺后,舆论就开始发酵,本来沈佑还公开表态‘我老婆心情不好,我们没事’,结果第二天王思雨就先下手为强,要求离婚。

还曝光说,当初她就是三。

她是被三。

“我根本就不知道沈佑还有个女朋友,对,就是你们知道的姜曼,姜曼是她正牌女友,沈佑担心姜曼把他们恋爱的事情捅出来,于是干脆拿她祭天。”

“别以为他这些年是好父亲好老公,那都是他装的。他在外面,还养了两个。”

……

王思雨的爆料对于沈佑来说绝对是致命的。

像他这样的偶像,实力不足,本就是靠粉丝氪金,他被逼急了,也爆了一波王思雨。

‘孩子是DY的’、‘根本就没在家当什么老婆’、‘有几个固定约炮对象’……

总而言之,夫妻俩各种瓜相互砸下来,网友们差不多吃了一个月。

当然了,他们的瓜还没结束。

随着婚姻破裂,他们还即将面临各种代言的起诉、赔偿、解约……

“呼……”

我没想到,我就被儿子带着参加了个综艺,再次拿到手机,就有种变天的感觉。

我还能说什么呢?

“只能说渣男活该。”

“儿砸,接下来准备带你妈怎么飞?”

我摸了摸姜巷的小脑袋。

抱儿子小腿的感觉太好了,我已经不想放开了。

姜巷想了想:“渣男也虐了,流量也有了,妈,我给你找个全世界最好的老公吧。毕竟儿子我不能护你一辈子啊,儿子我要开学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突然好舍不得怎么办?

“算了,我对老公没兴趣。”

身后,程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,突然把脑袋凑过来。

“你对老公没兴趣,对孩子他亲爹,有兴趣吗?”

我扭头看向程晏。

隔得这么近了,这个侧脸……

我眼睛逐渐瞪大。

这不就是当初我酒后那啥……扑倒的男人吗?

他的笑容越发深沉。

“呵呵姜曼,你终于想起我了啊……”

我、木、有!!!!!

我看向儿子,示意他说几句话。

要是让人知道我和影帝……我肯定又要被全网骂!

谁知道儿子眨眨眼:“爸,我看中一块地,能不能买下来给我搞投资?”

“没问题!”

“妈咪,明天和爸比去领证吧!”

“……”

(全文完)

热门小说《儿子摊牌后我爆红了》试读结束, 阅读全文向上看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