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频道 都市生活

职场: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

发布日期:2024-03-31 17:55:24

因为宋文的一跪,曲知遥成了安顺市静海县政府综合楼的名人。“遥遥,原谅我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!”看着捧着一大束玫瑰,跪在县文旅局办公室门口,几乎要声泪俱下的宋文,本就怯懦社恐的曲知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...

在线阅读
精彩节选

曲知遥走出自己的房间,可只看见舅舅林振一个人在吃早饭。

“舅妈已经出去了么?”

“她今天下乡,市里来检查。”林振看着外甥女心事重重,“遥遥,有事?”

听见舅舅这么问,曲知遥很想将自己的决定和心里的委屈一股脑地倒给他,可是舅舅毕竟不是爸爸,就算是她爸爸,在家里添了弟弟之后,也很少再倾听她的心事。

再说,宋文的妈妈陈娟毕竟是舅妈的闺蜜。还是当着舅妈的面说比较好,若不然,脾气不好的舅舅先听完,再训斥舅妈一顿。她在这个家就更不好待了。

“没事,只是最近工作有点忙。市里看好李隆镇的皮影戏和凯旋碑,说是让局里尽快申报申遗,需要准备的材料有点多。”

其实,好多的材料都应该是业务科室准备的。可是那几个科室负责人都说她是汉语言专业的,叫她帮着润润稿子。说是润润,也就是重新写。曲知遥不会拒绝别人,只能自己挨累。

“年轻人,多干些活是好事。别忘了劳逸结合。”舅舅在家里说话和在单位的风格差不许多。

曲知遥心里有事,洗漱打扮就慢了几分,可还是在八点十五分左右到了单位。因为上午九点,她要跟着尤局长、潘主任,坐政府的大巴车去李隆镇。

县文广旅局在县政府综合楼六楼,编制不足二十人。可下设事业单位县文广旅中心人数将近八十人,除了文化馆、图书馆等机构另有办公地点,剩余的人员都同局里的人在一处办公。

曲知遥是省城枫市一所普通211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,考的岗位是办公室文字综合。办公室的工作事多且杂,需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。她本就有些社恐,同陌生人打交道时很有心理障碍。

她屋里坐着五个人,办公室主任潘远图五十多岁,比她爸爸年纪都大。两个是四十岁左右的大姐,张静、王晶,日常谈话内容就是鸡娃。剩下一个是去年考过来的公务员孙涵美,也是个女孩子。

其他单位的人都戏称潘主任好福气,带着一队娘子军。潘远图都会苦笑回怼,“这福气给你们,你们要不要?”

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,曲知遥年纪虽小,也能了解一二。再加上,比她小一岁的孙涵美性格外向,很爱表现,平时不是帮潘主任沏茶,就是帮两个大姐下楼取快递,更衬得她木讷不会办事。哪怕她活干得是最多的。

果然,她一坐下,就听见,张静、王晶两大姐在讨论辅导孩子写作业如何令人头秃。孙涵美依旧围着潘主任转。

潘主任看见她进来了,便吩咐道:“小曲,你再好好将材料梳理下,今天上午,去李隆镇的规格高了些,不仅是咱们尤局长去,省里来挂职的副县长也要去。”

“省里来挂职的苑明皙县长?”孙涵美一双机灵的眼睛开始放光,“我昨天去政府大楼送材料看见他了,省里来的人,气质就是出挑。个子又高,还斯斯文文的。潘主任,听说凡是来挂职的,回去就会提拔重用,是不是有这回事啊?”

“那是自然,他刚三十岁出头。听说大有来头。”

曲知遥对这个八卦丝毫不感兴趣,也搞不懂为何孙涵美如此兴奋。

省里来的大人物和她们这些小科员又有什么关系?再说,长得斯斯文文举止就一定斯斯文文么?宋文在外人看来还是一副斯文模样呢。

开研讨会需要准备的材料,早已经准备好、打印好、装在了文件袋里。曲知遥案头的资料是尤局长额外“关照”她的,是关于凯旋碑在不同历史时期,为符合主流审美而做过的修缮工作的情况概述。当时,尤局长说,这凯旋碑历经数个朝代,外墙的形状总是有变化。文化系统的领导多是文人,若是有人想要了解这些,她便可以汇报,也算是打个有把握之仗。

尤天放之前在县教育局任副局长,这才调过来不到一个月。什么事情都要打个提前量,她便更要忙一些。

想着材料中有几个年份还需再确认下,她便与李隆镇文化站通了电话。

谁料到,刚说了没几句,走廊里就传来了喧闹声。

多年来,她在人群里,一直都像只鹌鹑般缩着。压根也没想到这喧闹声会和自己有关。

等听到宋文的声音时,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。

宋文来过综合楼接过她几次,因开的是豪车,难免被人围观。所以,办公室的人都认识他。

她随宋文走到了电梯处,发觉别的楼层的人也都下来围观,她只好将头埋的更低些。

“到车里说。”见宋文的车就停在楼下,曲知遥冷声道,“开远些。”

等车子开到一处绿化带,曲知遥这才放心开口:“宋文,你今天这样是什么意思?”

“遥遥,我知道昨天我错了,我不该疑神疑鬼,更不该拽你胳膊,其实是因为我太在乎你了!”

宋文正常的时候,说话很是真诚。

“没用的,宋文。我们认识时间也不长,你各方面条件这么好,会找到更好的对象。”曲知遥很想和平解决这件事,她知道宋文情绪不稳定,担心惹怒他之后,他又去她单位闹,便耐着性子说道。

“我昨天是拽疼你了么?我给你道歉,我看看……”其时,是九月末,北方的冬天已有凉意。因知道要陪领导下乡,曲知遥穿了一套修身小西装,身段看过去很是玲珑有致。

见宋文凑过来,她很是排斥,便要打开车门。

却被宋文钳制住了。

“我就是要看看你的伤,你跑什么?”

“宋文,你放开我!我想说的话已经都和你说完了。”

“你要和我分手?我还没同意呢!我说呢,几次要带你去酒店,你都一副贞洁烈女样,原来是要勾引别的男人啊!”宋文说着,整个人像疯狗一般扑了过来。

情急之下,曲知遥抓起车载的不锈钢杯,朝着宋文的后背砸了下去,大声道:“宋文,你要是再这样,我马上给我舅舅打电话。”

宋文知道曲知遥舅舅是县公安局政委,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,便收了气焰,说道:“要滚,便快些滚!”

曲知遥知道自己样子狼狈,已不能见人,便忍住抽泣,打车回到了舅舅家。

她看了眼手机,发现已快十点,知道已误了调研时间,便给潘主任发了微信,说是不舒服,实在是抱歉。

没想到,潘主任很快回了微信,居然一反常态,没责备她,而是嘱咐她要好好休息。


热门推荐